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105|回复: 1

封城之时,一个十堰男人冲进了武汉 原创 吴鹏飞

[复制链接]

18

主题

1632

帖子

166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64
发表于 2020-4-29 16: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月雅湖委托转发此文。
                  封城之时,一个十堰男人冲进了武汉       原创 吴鹏飞
如果不是我锲而不舍地追问,如下的故事,可能就会淹没在岁月的烟云中,不为人知。发现它,是我这次回故乡最重要的一个收获。我觉得,所有的十堰人都应该知道这个小故事。 元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也就是在这一天,千里之外的湖北十堰,发现了第一例确诊患者,第二天新增4例,第三天新增15例……对疾病的无知,使整个城市笼罩在巨大的恐慌中。有一个十堰男人,恰恰在这样的危难时刻,接到了千里逆行的指令。 这个十堰男人,在省城的慈善机构工作,受命立即返回武汉参与救援工作。主要是为核心疫区的武汉,迅速组织和调配各种医用物资。当时的武汉,正处在疫情爆发的初期,惊恐不已的各种患者大规模挤兑医疗资源,导致了暂时的极端慌乱和医用物资的极度匮乏。 这个十堰男人,挥别了十堰,一个人驱车赶回武汉。他心里清楚,十堰很快就将同样面临着医疗资源严重不足的问题。护目镜、防护服、医用口罩,将是当前最为紧缺的医疗用品。从第一时间,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帮助自己的故乡城市,采购到这些医疗物资。 他很了解十堰,因此深知十堰面临的抗疫压力。因为东风公司总部和汉江集团总部虽然都已经搬迁到武汉,但是大部分人的根还在十堰,每年有十万人左右回十堰过年,他们目前已经分散到了全市的各个角落,更何况还有六七十万打工人员,主要经由武汉返回。
他是2月4日返回武汉的,千里驱车在汉十高速上竟然看不到一辆车,看不到一个人,让他心里直发慌。只有在关卡处才算看到了人,执勤人员。进城的时候,才晚上六点多,但天已经黑了。整个城市安静得出奇,灯火通明,却空无一人,这可是几辈子也见不到的奇景。 他又惊奇,又紧张,又难过,居然直冒冷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穿越整座城市,就只看到过几台救护车在无声地无息地移动。他知道,整个城市是害大病了,街市安静的瘆人,给人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他只听得到平时根本听不到的自己的车轮沙沙转动的声音。 回到武汉的他,白天立即投入了繁忙的救灾物资和资金的组织、调配、划拨工作。所有这些物资在那个短暂的、非常特殊的时期,就算全部供应武汉,也只是杯水车薪。他不可能向其他地市做任何调剂,也就是说,这些救急物资中,他不可能帮十堰调剂一只口罩! 他把全部晚上的时间,用来以个人名义、个人出资,来为十堰采购亟需物资。当时,所有的医用物资生产厂家几乎都无货可供,要么没人生产,要么已经被抢购一空。他打了几十个电话,终于向北京一个单位求情,订购了一千个护目镜。 他手头并没有资金,护目镜的4万元,是他让自己的妹妹从个人卡上打过去的。紧接着,他又通过关系,联系到上海的一个厂家,一开口就要订一万套防护服,对方给不了,好说歹说,对方答应最多只能给三千套。他怕夜长梦多,赶紧让朋友打了30万货款过去。 那时候,全中国,搞十套防护服都是天大的面子。嗓子都快喊哑的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谁知道,对方厂家几乎被提货者挤爆了,答应的三千套,又改成了两千套。而且根本就无法发货,产品一出车间就有人抢。万般无奈的他,只好找到上海的朋友,去堵在厂里提货。 你们可能不相信,两千套防护服,居然发了23单。十几件、几十件,抢到多少就发到十堰。现在这些发货单都还在十堰民政部门,它们静静地述说着在那个突如其来的非常时期,一个热爱故乡的十堰男人,在所有十堰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十堰所做的一切。 当这些雪中送炭的物资到达十堰民政部门时,他们喜出望外。这个十堰男人和十堰备灾中心联系后,果然不出所料,医用口罩目前是最为紧缺的物资。他沉默了一会说,我个人争取给十堰捐赠40万只医用口罩。工作人员说,哎呀,别说那么多,有4万只,就阿弥陀佛了。 他赶到了位于江汉平原的一家定点口罩生产厂。当时,为了确保武汉对医用口罩的需求,白天甚至有一个专门的督查组在那里把关,严禁出厂的口罩外流。他只能晚上去。白天上班服务大武汉,晚上驱车一个半小时赶到这个厂为家乡抢口罩。 当时,晚上一样竞争激烈。全省各地的求购人员,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很多采购员就是一家家医院的院长们。口罩一出车间,大家就一拥而上,一两百只、三五百只,大家就是这样抢购的。有一位院长定了一万只口罩提不到货,家里催着要,五尺汉子竟然痛哭流涕。 黑压压的人群,鸦雀无声,每个人都背负着身后的医护人员的生命的呼唤。这个十堰男人在现场也泪流满面。他找到朋友,得以进入车间。已经是深夜了,他把工人找来,给大家求情、作揖,他哽咽地说,我们十堰需要救急,请大家再辛苦一下,每天多赶制一批医用口罩。 他让朋友把货款打来,他自己又准备了一笔现金,他请工厂给加班的工人现场发加班补贴。每一只医用口罩,补贴0.2元。然后用一个小面包车,五千只、一万只地转运到高速路口等着的十堰备灾中心的大卡车上,避免被大家哄抢,就这样,十天十夜,凑够了42万只。 其中40万只捐给了十堰,还有2万只,他送给了哭得泣不成声的一位荆门的某一位院长。在这十天当中,他有三天三夜几乎没有合眼。饿了就在车上吃一点面包,喝一点矿泉水。夜里最难熬的是寒冷。江汉平原上凄厉的北风使气温寒冷难耐,所有人的脚都冻得疼痛难忍。 这个十堰男人用包装纸箱和木箱升起了篝火,冷的要命的人们全都围了上来。一瞬间就把火光围了个水泄不通,令他这个生火人无法从容享受火光的温暖,而只能挤在人缝里,把一只脚伸进去取暖,如此双脚反复更换,这就是当时冷得程度和烤火的景象,一点也没有夸张。 从冲进武汉城到奇迹般地抢购到这些物资,前后有十天十夜。这个十堰男人遗憾地说,当时还定了两万只测温枪,最后对方无法交货。在摩洛哥、韩国等还定了数万只口罩,但因为对方国家疫情也有抬头,都被对方国家的海关扣留了。 其实,他真不用遗憾,他为自己的故乡,已经尽力了。当听到医护人员在前线的艰辛付出的动人故事后,他又向十堰的医护人员捐赠了30万元,要求按照一线医护人员的花名册,每人五千发到他们手里。 他还给那位荆门的院长留下了20万元,请他发给一线医护人员。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提走了大量的口罩心有歉意,一方面也是对这位爱兵如子的院长表示支援,后来听说,他们按照每位医护人员发500元的标准进行了补贴,医护人员都很感动。他听到这些,流泪了。 再后来,广西支援十堰的医疗队即将离开时,远在武汉的这位十堰男人,托十堰日报的朋友,雕刻了200枚名贵的神农架鸡血石印章,送给每一位队员,以表达这个城市深深的感激和永久的纪念之情。在疫情期间,他个人所有捐助的价值,高达160多万元。 这就是一个普通十堰男人在家乡人民遭遇大难时,奉献出来的赤子之心。在这场惊天大疫中,有人在指责,但更多人在行动。是千千万万个这样的奉献者,让大疫低头,让人民转危为安。尽管这个十堰男人一再表示不希望披露自己的名字,但我还是觉得,十堰人应该知道他是谁。 他叫陈亚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60

主题

4377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043
发表于 2020-4-29 18: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如此简便的一篇文,要受人之托?当然文中的那位让人敬佩!
0 [640x480].jpg
不要曲意求人重视,不怕忍受被人忽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