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大乌珠  2018-4-6 08:58
    我等着肖刚再开口,但肖刚却又不说话了。很快就到了肖刚的烧烤店,这家小店虽然不大,倒也干净,是肖刚为自己夏天在这里开办的水上乐园配套的饮食店 ...

    凋谢的兰(下)

    凋谢的兰(下)· 作者:袁敏
    【二进北大荒】
    我自始至终不知道兰当年看了我写她的小说《深深的大草甸》后,内心是什么样的感受,我也没有打听到兰的骨灰安放在什么地方,无法去她的坟头祭拜。我只好打开那一期的《收获》,朝着北方点燃了一炷香。兰的三个孩子还在北大荒,我相信她的心,死前一定向着北方。
    这次赴东北采访前,我原打算找出载有《深深的大草甸》的《收获》,将小说复印三份,分送给兰的三个孩子,我相信这几个留在北大荒的知青后代不会忘记他们的妈妈,但对妈妈为了他们曾经付出怎么样的代价,却不一定完全了解。
    然而,好几个知青都告诉我,红梅早就不在了,死的时候还不到15岁。
    我很震惊,我想起那年去大草甸看兰,在草辫子土坯房前看到的那个穿着小碎花灯芯绒褂子,梳着羊角辫的女孩。那样一个美丽可爱,花骨朵一样的女孩,怎么就死了呢?
    算算红梅死去时的年龄,她应该是在兰逝世一年多以后走的。何学敏告诉我,红梅是喝农药自杀的,她相信这个心高气傲的女孩一定是觉得母亲的死断绝了她回杭州上学的最后一点可能,这才走上绝路的。
    我又问了其他几个和兰走得比较近的知青,他们大多认同何学敏的说法 ...查看全文
    转播(0)  回复(5) 大乌珠 发表于 2018-4-6 08:50 #文学窗口
  • 大乌珠  2018-4-5 10:49

    2018 · 清明(4月5日~04:12)

  • 大乌珠  2018-3-31 16:09

    善言善语善心善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