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55|回复: 3

《晚钟悠悠》连载--搡年糕的时节

[复制链接]

90

主题

320

帖子

308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80
发表于 2021-3-1 08: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觉民 于 2021-3-1 09:03 编辑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南方的一个小村庄插队落户。那时国家物匮乏,城市里几乎所有食品都凭票供给黄豆芽、豆腐都要凭素食票排长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稍稍增加些数量。家家户户过年吃的都一个样,只烹制的方式不同而已。农村和城市分配方式同,一个村庄就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生产单位,只要年成好,村里当家人会动脑社员们团结又能吃苦,就能基本满足全村的食物需求,甚至比城市还要好。
  城市里的人往往以为农村过年是最热闹的,其实不然,最热闹莫过于春节前的半个月这段时间里有分红、做年糕、杀猪宰牛,都是为过年作准备的活动,尤做年糕为重头戏,是南方农村传统的最隆重的集体大联欢。
  先是分红,将辛苦一年收获除去口粮、预支、实物分配之后,最终以现金方式分到每户人家。分红之前,大家都忐忑不安地着、议论着、算计着自己能领到多少钱。如果这一年风调雨顺,生产又经营得好,分到的钱就多,个个笑逐颜开。若是碰上歉收的年份可就惨了。记得有一年“烂春”,油菜籽收不上来,每个人只分到1斤2两菜油,吃一年怎么够?有的人家吃的人多做的人少,辛苦了一年,到头来收入还抵不了口粮钱,分不到钱还倒欠着,这叫“倒挂”,意思是欠的钱在帐上挂着,等以后有能力了再还。
  分完红后着手准备做年糕。方言叫“搡年糕”,“搡”的原意是用力推,引伸为把东西重重地放下,是用力捣年糕的动作。
  第一步是将当年的粳谷挑到机房轧成米,一般轧两次,有的人家要送城里的亲戚,会要求多轧一次,这样轧出的米更白,年糕的颜色会比别人家好看。那天机房里热火朝天,机器昼夜不停,挑担进出的人川流不息,就赶集一样。
  第二步将轧好的米挑到河边淘洗,用水浸透后轧成米粉,再挑到做年糕的灶间去。在过去没有机械的年代里,米粉是人工用石磨磨出来的,这年糕叫“水磨年糕”,极其费时费力,据说比机械加工的口感更细腻一些。
  做年糕的地点选在祠堂,堂前旁边搭起一座蒸米粉的三眼灶,放上一口石捣臼,祠堂内临时支起一排排木板铺就的长板桌,两边坐人,这是做年糕的全部设施。
  等三眼灶升起了火,灶门口装着米粉的箩排起了队,各个岗位上的人都到了位,一年中最热闹的做年糕的序幕就此拉开。
做年糕是项群体性劳动,一家一户是无法完成的。灶间里要有一个有经验的蒸师傅,他会根据蒸汽窜上来的程度陆续加米粉,将一桶桶米粉蒸熟;外面要有一班身强力壮的年轻人用石捣杵搡蒸熟的米粉;还要有一个在石臼里不断翻动糕团的人;最后还要有一班搓年糕的人,糕团冷却就做不成年糕了。
  一户人家的年糕做得是否顺利,暗示着来年的运气,要是做成夹生年糕,或者年糕发红变色都会让人心恐慌。“年糕”的谐音中含着“年年高”的意思,人人都指望自家的年糕做得顺当。前人有诗:“年糕寓意稍云深,白色如银黄色金。年岁盼高时时利,虔诚默祝望财临。” 说的就是种田人对美好生活的企盼。
  最危险的工作要算在石捣臼里翻米团的人,每当石捣杵落下之前,就要在捣臼内翻动一下滚烫的米团,这个动作必须在捣杵一起一落的间隙完成,不能坐也不能蹲,只能半弯着腰,偏着脑袋随时避开头上落下来的石捣臼,没有一定的腰劲和手臂伸缩的速度,那个几十近重的石家伙砸下来可不是玩的。
  蒸师傅将滚烫的米粉倒入捣臼,这时,一股米特有香味顿时溢满整个堂前,熟米粉松不黏、香气沁人心脾,和平时糕点口味完全不同,是米最原始最天然的结晶,但凉了就是另一种味道了。这时,每个人都会挖一块放在嘴里尝一尝,不由自主地道一声“真好吃呀!”搡年糕的人一边口里嚼着香喷喷的熟米粉,一边拿起石杵来,先轻轻地将米粉糅成一团。成团之后,才逐步由轻到重地搡起来,直至最后高举起石杵朝那米团尽力砸去,庄稼汉原始的勇在这里得到发泄。“……”有节奏的撞击声在热气腾腾的烟雾中传到田野远处,给种田人无比的喜悦和希望。
  家家户户为做年糕兴高采烈地忙碌,千百年来,种田人就是为了这个理想而世代努力的。石臼里的米团越搡越粘,越来越韧,到后来泛出光来,表明米团已经成为年糕团,可以出臼了。翻米团的人从石臼中捧起年糕团,放到长板桌上,掐成一段分给大家。于是,大家便赶紧再分成一个个小团,又将小团在桌子上搓成长条,做到粗细长短基本一致,然后五六条为一层,横竖层层叠叠码成立方型。要送人的年糕加一道工序,他们会用模板压一下,使年糕有了喜庆的花纹。再点上颗红点,寓意吉祥的年糕就算最后完成。从米粉到成型,大家齐心协力流水作业、一气呵成。
  一个村有百来户人家,哪户先做哪户后做有个次序问题。头几家一般最吃亏,因为大家都是饿着肚子有备而来,头一户的年糕团总是被吃掉故而村里有不成文的规定,头一户必定是村里经济条件最好的家。这些年来良富叔的儿女都长大成人,分红收入当然最多,不用问,理所当然排在头一位。不言而语说明这家人勤劳能干,有条件供得起大家来“白吃”,这是种莫大的荣誉
  米粉刚上蒸筒,良富就端着两个大碗来了,一碗是芝麻粉拌白糖,一碗是咸齑炒肉丝,这是供大家吃年糕团时用的馅。她满脸堆笑道:“大家别给我省着,尽管吃,吃完了我再拿!”大家看了看碗,咽着口水道:“你家客气,太客气了!”
  不一会,年糕团搡好送了上来,大家顾不上干活,各自起身挖了一块,搓圆了在桌上揿扁,嵌上咸齑或芝麻作馅,大口大口吃起来。有的一边嚼一边还招呼家里的孩子来吃。年糕还没做,几十斤糕团不一会儿时间全落了大家的肚,有人不忍道:“好啦好啦,差不多算啦!等吃下一家吧!”良富叔的几个儿子听了赶忙站起来招呼大家:“这算啥话呢!大家若是看得起只管吃,别听他胡说!”
  做年糕的日子里是不能停火的,昼夜灯火辉煌,大家轮流休息,你来我往、川流不息,人人笑逐颜开。整个村庄被搅动得热气腾腾、喜气洋洋,连家犬也不得安宁,在屋弄里窜来奔去,昂着头盼人们扔给它们吃。有人递给孩子年糕团,孩子因太烫没接住,被一只黄狗赶来叨了去,那狗也太心急,一口下去烫得呲牙咧嘴,米团黏住了牙齿咬不得又吐不出,在地上蹦来蹦去狂吠不止,正应了那句“好日黄狗奔弄堂”的俗话。
  搓年糕是最轻松、最快乐的劳动。大家一排排坐,双手搓着软绵绵、热呼呼的年糕团,聊着一年来使人开心的话题,相互打趣,善意挖苦,笑话一个接一个。这时候来了个新媳妇,好事的用糕团捏了个形状递给她,问她像不像你老公的那,新媳妇羞得满脸通红赶紧扔掉,在大家的哄笑声中飞也似地逃回家去。
  年糕拿到家里要晾上几天,然后放入缸中,放满水浸泡着,隔段时间要换水,不然会发出类似脚丫臭的气味来。缸里的年糕一直要吃到春耕后,是春耕生产时节必不可少的充饥食物。
  做完年糕后接着搡块(Kuai),这是宁波方言字,报刊上有写作“米”旁加“鬼”的,但字典上没有,网上也搜到,且以“块”代之。
  搡块比搡年糕简单多了。不用轧成粉,直接将浸泡过水的糯米上蒸筒,熟后放在石臼上碾成一整坨,稍稍搡几下,没有明显的米粒状就成了。这个分寸要掌握得好,咀嚼起来稍有颗粒感才有劲,搡得像年糕一样黏稠,口感反而不好了。
  一整坨的糯米团又烫又黏,做块的人烫得双手轮流替换着,口里呼呼地直吹气,像是能将块团吹凉似的。手臂托着米团,腾出手来握住米团的一端用力一捏,让米团从拇指和食指缝中挤出一个小圆团来,另一只手摘除小圆团,它粘放在准备好的草席上,这叫“停”。一张草席能停上百个,一会儿,草席上就整整齐齐地排满了块。待第二天块冷了硬了,家里去用扁担穿过草席抬回家去。
  块的吃法有许多种,城乡也有不同,有炒菜,裹油条的蘸糖的,也有喜欢和猪油馅一起蒸着吃。我喜欢当地的一种做法,将块切成片下油锅炸,块片下锅后会迅速膨胀,炸成里软外酥的金黄色后,撒上椒盐和葱花就可以盆了,吃起来香糯酥口,是下酒待客的一道农家佳肴。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收起 理由
成景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0

主题

320

帖子

308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80
 楼主| 发表于 2021-3-1 08: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觉民 于 2021-3-1 09:04 编辑

  做年糕的时候,牲畜屠宰和实物分配也在同时进行。

  村里的畜牧场的猪肥了,杀猪的师傅正在磨刀;有几头耕牛已经衰老得拉不动犁,也该宰了;鱼塘里的鱼要晚点分,能挨到卅年夜最新鲜;还有开春养的那群大白鹅也要按人头分到各户。这些事 都要在做年糕的空隙来安排。

  牛肉是按人头来分的,分不完的才作价卖,卖不完再派人挑到集市上去。剩下的牛骨和杂碎则放到大铁桶里,用水熬煎成浓浓的“牛汁水”,不管大人小孩,每人一大勺。那时候,大家肚子里都缺油少腥,那勺牛汁水放上菜蔬还能吃上好几餐呢!牛杂碎作价会比市场便宜些,都是记帐的,不必现钞买。大家觉得一年辛苦到头,怎么也得犒劳一下自己和家人,所以很快就卖完了。

  那天晚上,我们几个知青坐在一起,桌上摆着喷香的牛汁汤和牛杂碎,还有一大盘茭菜肉丝炒年糕。大家喝着自酿的糯米酒,漫无边际地聊着学校读书时种种有趣的事,直到深夜才醉醺醺地回去睡觉。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1972年,村里仿照外地的式样造了一台电动年糕机。蒸好的米粉倒进漏斗,一按开关,一长溜净光雪白的年糕就喷射出来,顷刻排满了整个桌板,免去了搡年糕、搓年糕的许多环节。村里安排了几个人,没几天就将全村所有的年糕都搞定了。后来实行土地责任承包制,集体经济变成了个体经济,由此产生了做年糕专业户,他们挨家挨户上门来加工年糕,村民们不必再为此日夜操劳。再后来,村里土地被征用搞开发了,村民们就跟城里人一样,想吃年糕就去超市买,而且一年四季都有。

  从此,“搡年糕”这个词将成为历史。只可惜,那段热闹而有趣的时光没了,只深深地留在人们的记忆里。(2018)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收起 理由
大乌珠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3689

帖子

415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159
发表于 2021-3-1 17: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景 于 2021-3-1 18:00 编辑
觉民 发表于 2021-3-1 08:59
  做年糕的时候,牲畜屠宰和实物分配也在同时进行。

  村里的畜牧场的猪肥了,杀猪的师傅正在磨刀; ...

黄连树下弹琵琶,苦中有乐!过去的生活很苦,但民风淳朴,和谐共生。作者的一篇实地体验,呈现出一派热气腾腾的生活镜像,令人回味。现在的生活发生更本性转换,但是失去了人际之间难得的亲情。若要在现实中找回,尚需时日 呢!感谢作者给予我们的的文字,叫我们体验了江南民俗的优雅和谐,恰似身临其境。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收起 理由
大乌珠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0

主题

320

帖子

308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80
 楼主| 发表于 2021-3-2 09: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人有言:种田财主万万年。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农民还有一点点优势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