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6|回复: 3

以豁达之心,趟过岁月长廊

[复制链接]

18

主题

69

帖子

72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29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觉民 于 2020-11-18 09:28 编辑

口述者:王珊珏
整理者:苏安娜
间:2016年10月22日下午
点:浙江万里学院文化与传播学院52225-2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3452\wps1.png
  王珊珏,宁波市人,1959年3月出生,1975年毕业于宁波八中,1976年3月到宁波半浦公社新华大队缪家插队落户。1978年参加高考,1979年就读浙江工学院宁波分院(走读),毕业后被分配到东风无线电厂工作,1986年调到宁波大学设备处,开始从事设备维修工作,后来转为设备管理工作,直至退休。

  一、爸爸是知青干部
  我是1959年出生的,家里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我是老小。我的哥哥后来去了萧山兵团,姐姐则留在宁波的工厂做工。父母都在机关单位上班,爸爸是知青干部,主要负责知青病退工作。因此很小的时候,我就对知青这个群体有了初步的印象。
那时候,我们家每天都有人来,院子里住着三十多户人家,但只要有人来找,都知道是找我爸爸的。每当这时,就是我最怕的,因为他们的手里永远不会是空的。以前白糖是奢侈品,都要凭票买,他们就带一斤糖过来。也有送几把扇子的,还有其他五花八门的小东西,送钱倒没有,反正就是送吃的,送用的,但是这种东西我们都不能拿。这是我爸给我们立的规矩。所以我跟我姐姐都怕麻烦,因为上门的人不会听我们的话,那我们就会让爸爸骂死,但还是会有很多人带东西过来。
  有一次,黑龙江一帮知青想要回宁波,十几个人在单位找我爸爸找得不够,还要找到家里来。我们睡在楼上,他们就在我们家的楼梯上睡了整整一个晚上。晚上的时候,我去看一眼,人还在,再去看一眼,人还在,到第二天,我爸才说服了他们回去。
还有一个知青得了癫痫,有时候病发作起来就要口吐白沫。爸爸的同事陪他一起来我们家,他跪在毛主席像下面发誓,说真的有这个病。那个时候是晚上,而且已经比较晚了,他情绪很激动,说着说着口吐白沫,人跟着昏过去了,吓得我爸马上和人一起把他送到医院里去。
  除了这些,我还会听到爸爸讲很多关于女知青的事情。女知青到农村去,碰到最多的事情是被人家强奸。那时候,知青点有时会安排她们一个人住,女孩子岁数小,不知道保护自己。听说男人会把天窗拉开,再翻下去到房间里,混乱到这个地步了!女孩子怀孕了,流产也不方便,所以我经常听爸爸说,哎哟今天那边又有个孩子生下来了,让他们把他处理掉,也就是把小孩子送人。
我插队到黑龙江的表哥也很苦。他是我爸爸姐姐的儿子,当时去的黑龙江兵团。他比较内向,跟人家相处不好,心里感觉很窝囊。于是,他给我爸写信,说舅舅帮帮我吧,让我调回宁波。我爸是很正统的人,说这事怎么能这么弄呢,就回信教育他,说你要好好在那里呆着,好好改造自己。被这么一说,他的退路就没了。过一段时间,我们听说他在那边跟人打架,但其实是因为精神病发作了,可是没人知道,只知道他的脾气不好。总之,他心里的苦闷没法和人家说,行为越来越怪异了,最后已经到拿着铲子去砍人家的地步了。那边的领导终于发觉不对了,把他送回来养病,按照正常的程序搞病退,把他正式调回来。但这个病在家里也好不了,整天人神经兮兮,一阵好一阵坏,安排他去工厂上班,但是他每年都要发病。最后一次,人上吊了。那天,他妈妈敲门进不去,叫我爸去看。我爸妈都去了,发现人已经挂在上面了,后来他们拿了把菜刀把绳子砍下来,人都硬掉了。
  但我的父亲从不会对这类事情发表意见。他是个非常正统的人,经常都会读毛主席著作。文革的时候,毛主席像贴在家里,就像现在基督教做祷告一样,时间到了,我们拿好毛主席语录就要读。可以说,我的爸爸非常红,不说共产党一句坏话,认为存在的事情都是合理的,都要好好地去干,知青的事情他不会说不好的,因为这就是共产党分配给他的任务。但是到了后来,有人来弄他了。
  文革的时候,我们在家里都要做“三忠于”,假期的时候要背语录,还要默写出来。有一次,单位里面也要做这种事情,我爸爸拿出那本红本本,老三篇,第一面是毛主席的像,他拿出来就傻了,上面的像被某个人涂花了,这是很严重的政治问题,是要坐牢的。按常理看到这画面,偷偷撕掉就好了,但我爸爸这人傻,在公众场合拿出来,说哎呀怎么搞的,谁给我涂上去的。在场的这么多人都看到了,回家的时候他又给我们看。有个人就说赶紧撕下来烧了吧,我爸爸就听他的话这么干了。结果,单位里有人上报,说他是故意的。因为这件事情,他被停职,下放到农村改造,还有人到他的家乡去调查,说他是三青团的,是国民党的团员,在档案里就有一段记录被称为坏分子。我那个时候才八九岁,单位里来了两个人,问我们有没有这件事情,我们都吓死了,这是反革命啊!被这么一弄,我的哥哥不可能入党了,上大学也不可能了。这件事对我爸打击很大。

  二、我也下乡去
  1975年,我高中毕业,虚岁17岁,申请下乡。但知青办的人说我年纪不到,太小了。当时规定到农村去,一定要满17周岁才行。为了这件事,我特地找了学校的老师。但我本来是可以不用去的,因为那时候政策是这样的,家里有两个孩子,老大可以不去,如果是三个以上,老大肯定要去,老幺就可以不去,而我的哥哥已经去萧山兵团了。可是我为什么一定要去呢?因为如果我不去的话,我就得在家里待着,等于说要靠父母养活。我觉得高中毕业,自己得要去挣钱,不能像现在有些孩子一样啃老,我最不愿意啃老,所以我马上要去,何况我也不了解农村,就抱着“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信念去的。那时,虽然我暂时去不了,但我也没在家里闲着,而是去学工了。五毛钱一天,到一个服装厂跟工人一起上班、下班。我姑姑在那工作,可以带着我。期间,我学会了裁缝,自己裁裤子、做衣服,挺好。等到第二年,我终于满17周岁了,3月15号,离我的生日还有两天,我就在那天正式下乡。在下乡这点上,我爸妈还是比较民主的,认可我了,要去就去。
  去的那天,妈妈和姐姐陪我一起。印象当中很热闹,中山路上人山人海,敲锣打鼓。我们是坐在知青办的一个小卡车上,一共四个知青,除了我其他都是男孩。所有行李都放在车上,我们人也都站在车上,车是敞篷的,好像领导人检阅一样,街道两边都是欢送的人群,夹道欢送,有敲鼓有放炮仗,还有喊口号的,内容只记得一句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我当时比较激动,觉得广大群众对我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非常的拥护的,现在的理解是当时各个单位的任务,一定要派出人来欢送,这是他们的工作,都是装模作样制造声势的。然后到了那边农村的大队,一些领导来欢迎我们,吃好中饭,家里人陪我到教育户家。这个是我爸爸预先定好的。那户人家有一对夫妻,男人是大队干部,还有三个女儿,还有一个老奶奶。为什么要选这么个没有男孩的家?因为我爸爸干知青工作的时候,总是可以听到一些很可怜的女孩子的事情。比如说到了一户人家,这户人家有男孩子,比你大几岁的,几乎都要你当他家里的媳妇。为了避免这种事情,我爸就选了一个没有男孩子的家。送我到了那儿之后,他们就回去了。

  三、农闲不闲
  农村忙的时候忙,闲的时候闲。我下乡的时候刚好是3月份,是农闲,而且春季里雨水比较多,于是经常有开会学习,社员开会有工分,也就是说算出工,可以赚钱。上了年纪的妇女手上都拿着活干,有纳鞋底的,有打毛衣的,还有打草帽的,会议的内容一般是传达中央新精神,接着再讨论队里各种事务,比如派三位社员去宁波装肥料,为了自己能得到鱼,还没有装完货就回来了,大家认为这是错误的,有的建议扣工分,也有不同的意见。
  等到后来要出工干活了,负责人就在一个村口边上的便缸旁站着,农民们这儿一个,那儿一个,凑成一堆。出工之前,他们就聚在那儿聊天,队伍没有纪律性,不像工厂里上班,一定要几点钟,它没有强制的时间规定,好像无形之中有一种约定。然后,队长发现好像时间差不多了,再看看人好像也差不多了,就说走吧,上工去了,这就是去干活了。
  农闲的时候,干的活不多,也比较简单。比如说改造农田,其实就是把田里的石头弄出来,丢到另一个地方去。如果田有高低不平的,就用簸箕去平整一下,再把土挑到另一头。
  我们刚去的时候,他们也很照顾我们。但说真的,农村需要挑的东西很多,时间长了,我的肩膀上就有一个鸭蛋一样的凸出来的老茧,衣服脱了就看得出的。
  还有一个活——割草籽,一方面可以喂猪,做猪饲料,一方面也可以烂在田里做肥料。我们就挑着猪饲料到一个指定的养猪场,把这个倒进一个用石头围成的缸里。农民会放盐进去,像腌咸菜一样的,腌好给猪吃。那个时候,我非常好强,看到有秤放着,称的目的倒不是看挑了多少,而是用来称猪食的。我看看他们挑了多少,我就也挑多一点。除了挑去给猪吃,我们还要留种。把紫云英的籽弄出来,像油菜籽一样,一粒一粒的,拿到晒场上晒。反正农村细细碎碎的农活其实也干不完。
  挖河就很苦了。我们跟着大队的机耕船出发到要挖河的地方,上头规定这个队负责这么一段,那个队负责那么一段,我们排好队,当头的一个人把泥挖出来,扔给下一个,下一个再扔给下一个。挖河很苦,但是也有点心吃,午餐也是统一提供,跟现在的快餐差不多,不过那个时候哪有现在讲究,吃饭还去洗手啊。我记得很清楚,点心拿过来,直接用手接了,上头都是泥,哪里管这些,全都吃下去了,味道还挺不错的呢。
  农闲的时候还要挑黄沙,全劳力把黄沙装在一个船上,我们去卸下来,但是挑黄沙对我们来说很难。因为船沿很窄,我要挑着担走上去走下来。走上去的时候担子是轻的,下来的时候是满的,我就像走独木桥一样,特别害怕自己掉到河里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69

帖子

72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29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觉民 于 2020-11-18 09:30 编辑

  四、农忙最苦
  农忙的时候,第一件大事就是春耕。其实就是做秧田,我们把和稻草一起烧过的泥晒干,用一个竹筛筛掉粗粒,弄好后铺在土上。这样还不够,我们还要捞河泥,全劳力的人要到河里面,把河底下的淤泥捞上来放到船上,我们女的就两个人抬一个便桶,做秧苗的田,田的质量会很好。然后,我们把种子均匀地撒下去。这样还不够,农民怕种子被麻雀吃掉,于是就要有人赶麻雀,站在田边,拿上一根长的竹竿,竹竿头上扎个飘逸的东西,嘴上还要吆喝。
  一般到四月底,秧苗出来了,稻秧就能种了。种田看似简单,要种得好是不容易的,两脚分开,弯下腰,左手拿着稻秧,右手从左手分一小撮稻秧插到田里,插在田里的稻秧要左右前后都要顾到,六枝一行,行与行之间也要均匀,一开始都种的歪七歪八的,一刻不停,一天下来腰很痛,感觉自己像抹布一样的来来去去。种田对姿势的要求也很高,种不好就是种不好,我就是那种不好的,因为我总是把秧苗按得太斜,为了讲求速度又不能慢慢弄。所以对于种田种得很好的人,人家都很尊敬他。每年的五月基本上都在种田,雨水也特别多,有的时候我们得穿着雨衣,五月一号的时候我就在想,城市的人都在休息,农村就休息不了。
  6月初春耕结束,但耘田农活还在进行,一般要耘上三次。我们要跪在稻田里,身子沾满泥,把边上的一些草都拔掉,也是起到一个松土的作用。弄一遍还不够,等秧苗再长长一点,又得去弄第二遍,再仔细点还有第三遍。田里都是淤泥,两只手就这么伸进去,尤其是女孩子每个月来月经,照样下去干活,人都是湿漉漉的。做完了这些,夏耕又要开始做准备了,又是挑河泥、做秧田、赶麻雀。
  但这还不算苦。最苦的活是7月下旬开始的双抢,就是抢收和抢种,把春季种下的稻谷收上来,马上把秋粮按规定的时间种上,不然就要影响秋季收获的产量了。双抢真的是没日没夜的在田里干,一开始是抢收稻谷,几天下来脚都没法迈步,坐马桶时会整个人一下坐下去,这个连农民都觉得苦,他们说,双抢一结束,一年人算是做过来了,也就是说,最后的一关过关了。农民也觉得这很难,一般人是过不来的,真的是很苦很苦。当时吃的这个苦头,现在想想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苦的,好像根本没有!
  双抢开始的时候,因为是夏天,刚开始我没经验,草帽都不带,太阳晒过以后都脱皮了,全身起痱子,连头上也长了,搞得我很难受。一早出工的时候还没感觉,等到太阳一晒,全身痒,抓又不能抓,两手都是泥,我还要干活啊,只能让它痒着,忍着不去抓。有一天,我整整在田里干了十六个小时。双抢的时候还要割稻,六枝一起割,我割稻的水平挺高,可以和他们男劳力比,因为男同志腰没我们女同志厉害,加上我从小身体好,可以一口气从头割到尾,也不觉得苦啊累啊,还很开心。活干完了以后,晚上回去洗身子也麻烦,因为田里有的时候会有农药,皮肤上都是黄黄的一层东西,手指甲上面像画了画,脚趾也是黄色的,但用稻草弄不掉,得用瓦片刨。这么个早出晚归大约二十几天,将近个把月,天天这么弄。双抢中有一回割稻的时候我不小心割破了手,现在这个伤疤都还在。边上的农民看了就拿个活的青蛙,把青蛙的皮剥掉,包在伤口上,然后我就继续干活。
  还有一次,我的腿肿了起来,皮肤上都是一粒粒红的疙瘩,后来我才知道这叫稻田皮炎。当时,我的整双脚都沉甸甸的,踩下去是很刺人的疼,但还是得照样干啊。印象最深的一次,天气很热,种田的时候人要蹲下去,热气就噗的全上来了。但是农村有一点好,吃不消就可以回去。当时有个在边上记工的人,他专门帮人记劳动时间。大家一个个都回去了。我其实也不行了,都要中暑了,但我硬挺着没回去,搞得最后队长也吃不消了,就对我说回去吧。回去之后,不是说今天的活就不干了,等太阳下山的时候,队长又喊大家继续去干,那时候,稻田里的水踩下去都是发烫的。
  双抢后的活主要就是耘田,剥茭白叶,茭白地很脏,简直无法落脚,但看到农民们在起劲干,也只能硬着头皮干了,还有是弄瓦片泥,用一个竹筛,把已经用稻草烧过的泥土筛出细的泥,这些泥用来育秧的,这个活要干上好长时间。还有就是拔沟,把一块田的四周的沟挖深,就利于排水,到了后期水稻田要把水排掉的。
  到了9月份,农活少了,接着干的活比较轻松,11月开始秋收秋种,又是割稻,还有翻田、种菜籽、种麦子,天气渐渐冷了,但还要赤着脚下地,早上出工感觉很冷,田里已经有冰了。后期的活是往麦子、菜籽上盖粪,其他知青都戴上手套干这个活,我觉得带着手套不够灵活,就是把猪粪或牛粪装在畚箕里,左手拿畚箕,右手抓一把粪往麦子或菜籽上盖,有时候粪里还有好多蛆在爬,那股味道是可想而知的,每次收工后都用香肥皂洗手,但那股味道似乎一直留在手上,后来的好多年我都不愿再使用香肥皂,因为闻到香肥皂味就像是闻到了那股粪味。这个事情真的是留阴影了。

  五、成了劳动能手
  当然,农村也不只是苦的记忆。全劳力是10分,一开始队里给了我三分半,还是优惠我们的,他们一开始只有两分半。第二年给我评了四分七,第三年是六分三,我们最高的妇女是六分五。平时,比如说芋艿分上来了,小队里分,记工员按照工分,再去分。农村一开始没钱,就靠每户收上来的量,再分下去,吃不完的再卖给别人。再比如我们的自留地,自留地也是可以种稻谷的,种下去然后收上来,然后自己吃,还有稻草也是可以卖钱的,有一次我日记里就写着,卖稻谷卖给某户人家,卖了五块钱,开心死了,那时候就是发财了,到镇里去买好东西吃,一般到了年底,又能分钱了,因为队里又有钱了,可到底分多少,我也记不清了。反正我靠自己赚的钱去买了一个涤纶的,颜色是金黄色的衣料。衣服是自己做的,料子是买来的,最漂亮了。真的,你农村苦吃过了,在我们人生当中,以后的苦根本不算什么了。所以我的幸福感很强。
  农活基本上就这些,双抢一结束,就要评比先进。农村的先进,不像现在单位、学校里一样闹着玩,农村就要看你干了多少活。第一年,我顺利评了先进,就到公社去开会,一般开上两天。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上午都是按正常的程序走的,但到了下午,有线广播就传出来消息,说是毛主席去世。我们那时候开会会大吃两顿,一共两天,中午和晚上都有丰盛的饭菜,用脸盆盛着。那时候胃口好,平时也没东西吃,本来是很高兴的事情,但有了这个消息,就不能这样开心了,就得低调点,就这样匆匆结束了。第二年,我照样评了先进。到了第三年,我干不动了。因为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家里准备高考,所以先进也没评上。

  六、与教育户相处的烦恼
  前六个月,我的吃住都在教育户家。他们家里分楼上楼下,我住楼下边上的一个房间。那时候没电扇,夏天一到,为了安全,窗户都关上,木头门都拉上,闷在里面睡,晚上我就靠一把扇子。而且,这个教育户家的阿姨看我不顺眼,我们俩关系不好,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的两个月都是她烧饭给我们吃,过了两个月,他们家的奶奶回来了。奶奶对我很好,是个78岁的裹脚老太太,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老太太经常跟我聊以前的事情,我很喜欢听她讲,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每次她在烧饭,我就过去帮忙,她把各种各样点心做给我吃。我们两个关系要好了以后,他家的媳妇看见我更烦了,因为婆婆跟她关系不好。农村人重男轻女,她生了四个女儿,没儿子生下来。农村人可喜欢男孩子了,当地有一户人家有一个傻儿子,说起话来口水啪啪啪往外流,但五六岁的男孩子也可爱,老太太看着就很羡慕人家。所以,奶奶对我好,阿姨就对我更不好。有一回就发生了一件让我不太高兴的事情。我在下乡以后正式开始写日记了,会把发生的事情记在里面,比如说今天我下乡来看到什么东西。好像也就十几天的时间,我就发现阿姨偷看我的日记。之所以我会知道,是因为她不仅看了,还跟别人讲。农村的女人就是这样不好,一句话传来传去,传着就变样了,她告诉了别人,别人又告诉了我,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日记怎么能被人家看。后来我看自己的日记,其实也没写什么东西,就写这户人家怎么样啊,最多就是阿姨不大待见我呀,她当然也是不大高兴的,所以我们的关系更不好了。自从发生了这件事之后,我就没办法写了,又没锁锁在抽屉里,只能偷偷地自己塞在那边。
  还有一件事也让我有点伤心。我手头本来钱就没多少,十来块,有时也要买买东西,也要到慈城的镇里去玩玩,结果我发现放着的钱少了,今天少一点点,明天少一点点。我心里想一下,大概是他们家的三个女孩儿干的。她生了四个女儿,其中一个女儿送到上海,给我师傅的姐姐当女儿了,平时她们对我挺好,叫的很亲切,一口一个姐姐。所以出现这个事情,我也没办法,只能把它藏得更加隐蔽一点,太可怜了,想想我又没钱赚,原来的钱又没了,说也不能说。所以,在教育户家里待着的时候,真的是方方面面都很不方便。尤其是女孩子每个月来例假,他们家的马桶都在楼上。白天除非是他们家没人,我才能到楼上用马桶。平时我大小便都在猪圈旁边的便桶解决,因为我的房门白天一般都是开着的,晚上还能弄个痰盂在房间里解决,白天我就只能到猪圈那边的便桶去,还要慌兮兮的怕有人进来看到。四边都不是很隐蔽的,说的难听点,有一个人要看你都看得见。最恶心的是,夏天马桶里有蛆,屁股下去,都要先把蛆给弄掉,才能再坐下去,日子就是这么过来的,现在想想真的是可怜啊。
  我在他们家里住了6个月以后,一天晚上,夫妻吵得厉害,寻死觅活的,阿姨说要吃农药,就是因为我住在他们家里。我一个小姑娘能怎么办?只能拼命找地方住。我联合了几个知青,一起找知青点的负责人,他们给我们在村子的边上造了个2层的小楼,每层5个房间,一个房间可以住两个人。但这个过程也很艰辛,快造好的时候,没钱了,又搁下来了。所以我暂时还得住在那边,每次他们夫妻吵架,家里都会乱七八糟,日子真的不好过。有次,我回家去看我爸妈。在家里我从来是报喜不报忧,总说农村很好,讲些笑话给他们听听,但这次要回去的时候,我心里真的很难受。在回农村的火车上,有一节车厢没人,我就哭啊,哭的稀里哗啦,我,这人一般不大哭的,但那天就是不知怎么搞的,就在车厢里坐着,拼命地哭,这可能是我哭的最最伤心的一次。哭过以后,人感觉也舒服了,因为生活总要继续下去。回去以后,我们就催着他们加快继续造房子,到了11月4日,他们总算把玻璃装上了,我们就去打扫。一共10个女知青,一楼的男知青没住满,老的知青不跟我们一起住,农村里有空的房子让他们住。打扫完新房,我立马把床铺搬过去,那时候电还没接通,我不管就去了。搬进去的第二天我回家拿必要的家具和一些零散的用具,11月8日,爸爸单位的司机帮我送过去,我就正式离开了教育户的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69

帖子

72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29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觉民 于 2020-11-18 09:34 编辑

  七、独立生活了
  从教育户家搬出来,我自己烧饭,虚岁才18岁,就这么自己过日子了。那时候不像别的知青点,知青们一起做饭或者轮流做,我们就是自己弄自己的,一个房间里有两个人。别人像我们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家里还有父母干活,我们什么都要自己干。
  那个时候烧饭,我用的是煤油炉。但是煤油又要凭卡领,每个月才几斤,完全不够,就得问人家亲戚朋友再要一些。如果要不到,我就烧煤球炉。煤油炉子方便,火柴一点就烧。但煤球炉只能是今天不出工,我有空才能烧。双抢的时候更麻烦,我自己也没工夫弄,更别提点心了。但农村有一点好,有老人在,有小孩在,人家会送来吃的点心。我就吃百家饭,他们来的时候,就会叫我“下放阿三”,因为我在家里排行老三。这户人家喊了“阿三啊,点心来了,来吃一点”,我就这家吃一点,那家吃一点,我很喜欢农村的小点心。至于烧饭的水,一开始是到河边上去取。但这个河水不干净,河边有洗衣服的、洗菜的,边上还有倒马桶的,取过来也就是用一点明矾,让脏的东西沉到底下去,取上面的水喝。过了一段时间,知青点给我们知青弄了一口井,条件就好多了,喝的水就是井水,自己弄个小水缸。有饭就得有菜,教育户家里的奶奶经常叫她的孙女送东西给我吃,不过大部分时候,我每天吃的都是蔬菜,农村没有买菜的地方,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是自己种的。我其实也有自留地,可以种,但是我不愿意种,农民们就帮着种,他们收了分点给我吃。我住在二楼,男的住一楼,楼下就有一片茭白地。农民每年收茭白的时候,他们就叫“哎,阿三,茭白给你”,就给我扔上二楼。那时候的茭白是真的好,现在再怎么好的茭白也比不上那时候的茭白。掰下来的茭白,就是白白嫩嫩的。那时候没油呀,油也是每个月几两分的,我也不放油,就放点酱油,感觉味道还是很好啊。还有就是春天的时候有菜,青菜放点盐也能吃一段时间,接下去就是萝卜、咸菜。回家一趟,就带一点荤菜回来,比如说咸带鱼、肉类偶尔有,像我们队里的一头老牛,不能干活了,我们就把它杀掉。虽然分到手里的也就那么一点点,但一斤两斤也是有的,我把它切成小小的、一粒粒的,用一个筛子把它晒干,好像牛肉干一样,拿回家后我姐姐吃了,也说味道好吃死了。还有一回,我爸爸一个在慈城工作的朋友给我送来兔肉,一小块,热水一汆,切成片,沾一点酱油,这个味道也是吃过的肉里面味道最好的。然后在夏天的时候,我们都要去耘田,田里水多,有泥鳅,有黄鳝,农民腰间别一个竹子做的一个小箩筐,把那个泥鳅、黄鳝装进去。我们这些知青抓也抓不到,就等活干完了,他们给几条。同样也是白开水一汆,一烧,然后去买点黄酒,一天活干完以后,喝点酒,那个泥鳅酱油沾沾,这个日子真是美死了。大家喝喝酒,聊聊天,我一喝酒,手指脚趾都会发红,那就拿出来给大家看,大家就会哈哈哈笑,是很美的日子嘞。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一杯茶。有一次割麦子,天气很闷热,因为没人给我送点心,有个人正好过来,就给我一杯茶。红茶泡在陶瓷杯里,我喝了一口,很解渴,把人家那么大的一缸茶都喝完了,后来就在想那个茶的味道怎么那么好,真的是这辈子最美的茶。
  虽然吃的简单了点,但出来自己住还是很开心。特别是在文化生活方面,轻松自由多了。在教育户家的时候,我基本就是串门拉家常,其实在农村就是这样,那边如果有读过了高中的人,我还能和他们聊起来,可如果是没文化知识的人,能有什么好聊。我在教育户家也不可能去唱歌,也没有书,只有马列书、毛主席语录,家里也没书带去,当地没图书馆,连报纸都没有。唯一记得好玩的事,就是去看电影。今天晚上,这个村子放映电影,什么电影大家都知道的,今天大家就到这去,村子间隔了有五六里路,有时候远远看着能看得见,但走也要走一会。晚上的时候很有趣,黑灯瞎火的,路又那么小。那么多人都去,有时候有人一脚踩到地里,满脚都是泥巴,一塌糊涂。运气不好,到了那边却发现今天不放了,白走一趟。
  等到我搬出来,农闲时爸爸的单位会派一个人下来,给知青开会,搞点活动。那个负责人就会带几本小说过来。那个时候,小说也就是一些红书,不像一些经典的小说看过之后就忘不掉。那个时候,我会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也忘了是向谁借的,书中的内容影响了我,我的日记中就写到,做人不能碌碌无为啊,要做一番有意义的事情,不能这么无聊地活在世上。其实,说起来,到底以后去做什么谁也不知道,到底想做什么人也不知道。但年轻的时候都是这样,模模糊糊,没有个特定的目标,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再说了也不是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的。
  还有一个文化生活是吹口琴。那个时候的歌曲集叫战地新歌,共有3集,我都会买。后来我从家里带了个口琴回去吹。我知道吹得不好,毕竟都是自学,没人教我,但也挺好玩。再就是几个人打牌,最开始的时候不是没有灯吗,点着煤油灯,可以打很长时间,有时候晚上也不睡。这么长时间地打,喉咙、鼻子里面,全被烟熏黑了。后来,知青办把灯给我们装上了,晚上也可以看书了。教育户家里也不能看的,他们连灯都舍不得点的,自己住的时候,我对自己也有要求了,跟自己说要学习,不能这么浪费时间。
  但住在小楼里的时光也不是一直开开心心。我这个人很喜欢热闹,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我在不停讲。我跟男孩子是不讲话的,现在说起来是有心理障碍,我就和几个女孩子讲话,几个人聊聊非常有趣。我也能吃苦,很求上进。有一年双抢,我一早起来了,都要挨个去敲门,叫醒他们一起出工。其实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就是觉得有趣,大家一起去出工。可是人家吃不消了。某一天收工回来,我还在边做事情,边讲笑话。有一个人跟我说,你声音轻一点,我说什么事情啊,她说某某某在哭,在说就你最厉害了,每天叫人起来,你要出风头,还叫大家这么干。反正一大堆的,其他话我也忘掉了。我听着就傻了,心里也很不舒服。从这个事情以后,我就决定,在我的人生当中,再也不要这样出头了,包括我上大学,他们要我做班干部,我样样不要弄。当然,小时候我真的很要出挑,在上小学的时候,我住的那个院子里面,三十多户人家的孩子,我是孩子王。他们吵架了,都会跟我说。有一段时间,我一叫,一帮人跟着我来,因为我性格脾气好,不会说人坏话,他们有什么事情都找我的,我也会帮他们处理好。后来碰到这件事情以后,觉得没意思了,我觉得这个人为了我难受,我也跟着难受,我只希望大家都好。我真的觉得,人啊,如果你真的是想去出挑,那你是要露面的,要风风光光的,但是,我这个人并不是刻意干什么,我根本没这个想法的,我只想开心。我认为,开心快乐就是最有意义的事情,不管做任何事情都要开心的去做。

  八、参加高考
  我喜欢读书,本来就想着好好表现两年后可以被推荐上大学,所以根本没想过考大学,但想不到77年恢复高考了,一下子脑子还转不过弯来,所以对于是否参加高考,我没准备,一直在摇摆,最后是在我哥的鼓励下,才下决心参加1978年的高考。
  我的哥哥初中毕业后就到萧山兵团去了。我下乡以后,他一直跟我通信,信里叫我学习,爸爸也一天到晚叫我学政治,让我看毛主席的著作。但讲实话,作为小姑娘,我对政治的东西根本一点不感兴趣。我从幼儿园开始做班干部,小学读书的时候我是领读,到高中的时候,我甚至给人上团课。共产主义说了一大堆,其实我根本一点都不明白。到了高中毕业的时候,有线广播都说“到农村去,到革命最需要的地方去”,我认识的那帮班干部也在喊,但好多人都没去,后来听说一个个工厂都分配好了。在我心目当中,不能骗人,不能说谎,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一点都不喜欢政治。包括后来下乡,知青点也经常学习,读读报,讲讲形势,比如说中央有什么文件下来,学习先进分子,学完还要写文章。当时写好文章还要贴出来,大家都会在结局有一句话:在农村插队落户一辈子。我就在想,这个地方我怎么可能会一辈子呆下去?做不了的我就不写。他们说那又没事,写一写无所谓的。我就不写。后来,他们一个不留,全都回来了。所以,我的人生好像被骗了一样。但那个时候,我跟谁去说呢,有时候回家跟妈妈说,妈妈的回答是“你这种话不要说了,被打成反革命的”。所以我哥哥爸爸一天到晚让我学政治,我也认真地看了,但就是看不懂。
  下乡后我忙着干农活,1978年4月份,哥哥催我,一天到晚写信让我复习,还帮我规划好。复习的书有一整套,是知青办专门给知识青年看的,有地理、历史、语文、政治、数学、物理等等全科。书上的内容翻一翻,我有些都还记得,但有的也没学过。最后一次,我哥哥写信来,说你现在不去考以后你要后悔死的。我想想是这个道理,就决定去考。
  高考是在七月份,四月份我回到家。4月20日去公社报名拿到了国家教育部编著的78年高考复习大纲,正儿八经的开始复习。复习的过程很有趣。那时候在宁波的人民大礼堂,一个老师在上面讲,很多人都在下面听。我爸爸找熟人,我也到学校里找以前的老师,反正是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复习。那个时候也有提纲,粗看了一下,好像也不怎么难,因为很多都是学过的,于是兴趣也有了,加上第一年考过的人手头上也有复习材料,我就拿来复习。有时候做题目,也不比应届的学生差。他们知道了很惊讶,说你居然还做得出来,我当时真的是晚上做梦都想着这些题目。至于政治,我的邻居以前在鄞州党校当校长,他给我的辅导是很有效的,就是按照提纲上面给我讲。再说,我以前做班干部的时候,政治的东西也学得很好,讲起来头头是道,所以高考政治考得蛮好。我去参加高考,高考证现在都在,最后的分数也在。高考地点就在慈城的慈湖中学。考试的头天晚上,我走了十里路去慈城镇上看了一场电影,叫做《满意不满意》,是一部喜剧片。第二天我再走过去参加高考,中午就在叶叔叔家休息了一会儿,考试考了两天,参加考试了我还在想,哎呀今天某某某也在考,某某某在考,脑子里老在开小差。当然跟应届生没办法比,像数学有的东西我没学过,最后的考分确实不高,正规录取的时候没录取上,后来扩大招生,我考了312分,310分以上就可以录取了。拿到通知书已经是过年的时候了,是1979年的大年初一,我知道自己被录取了,就把下乡时的东西全都搬回去,彻底脱离农村了。离开农村的时候,我把自己不要的东西从楼上哗啦啦扔下来,人生的一个段落正式结束了,新的段落继续展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69

帖子

72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29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觉民 于 2020-11-18 09:38 编辑

  九、生活很难一帆风顺
  很多知青都为返城而苦恼,但我没有,因为考上了大学,原本迁到农村的户籍就跟着回来了,等到大学毕业也能分配工作。只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跟应届生的条件不一样,努力去读好书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另一个问题是我上大学的时候岁数也大了,应该要靠自己生活了,不能再花大人的钱,就觉得很内疚,所以我不肯吃好的,不肯穿好的。上大学的时候,我穿破衣服,菜经常就是五分钱的青菜羹,所以班上的同学就说我是农村来的,不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后来才知道我是城里人。
  等到毕业,我被分到东风无线电厂工作。我学的是电子专业,但读书也就是读点皮毛,没什么多大用场,到了工厂里要去动手,要开始安装电视机,这个也有好处,动手能力很强,谁家电视坏了,我都会修。一开始是黑白的电视机,后来半导体这一类的东西也会找我。再难的我都能搞出来。但我在工厂呆了三年,就感觉到,自己的水平高不到那里去,说到底也是不喜欢,不喜欢这种电器的东西,总之觉得呆在厂里腻烦了,总想到其他地方去看看。这时候刚好宁波大学成立了,我对学校很向往。我的舅舅又刚好是宁兴公司和包玉刚香港进口的仪器的中介人,跟宁波大学经常要联系。学校有设备处,正好对口,尽管是走后门,但是我也有这个能耐,然后就到设备处去了。进到学校里,我负责修学校里的各种仪器设备,反正所有的设备仪器坏了人家就找我,再后来电脑开始了,我就搞电脑,这点也很好,至少到现在我不会落伍,随便什么软件、硬件我都会跟上去。
  退休了以后,我本来想花个30万去旅游,但是计划落空了,父母都得了阿尔兹海默症了。这其实是很多很多年造成的结果。我的父母退了休以后,没有上老年大学,也没和楼下的人去聊天,两个人把自己封闭起来,跟不上现在的形势,也不去用电脑,他们排斥各种各样新式的东西,有一次我给他们换了个新的烧水壶,拿到他家里放好都不用,我爸说你拿回去,这个东西用不惯。手机我也教过他们,他们也用不惯。还有一点,他们看不起别人。他们以前都在机关单位工作,妈妈到六十八岁才真正在家里休息,之前一直在望湖桥个协那边帮忙,时间长了,做人老是高高在上,好像自己了不起一样,看不起别人。我爸妈就是没做到这点,就好像他们是最厉害的那个。两年多以前,我还在上班的时候,妈妈就晕过去了,等我退休了以后,父母都得了这个病,我是一步都离不开他们了,现在我真的是亲身感受到了痛苦,不是说为他们做事很痛苦,而是身心很疲惫。我看着那么能干的妈妈现在变成这样了,真的很伤心。现在等于说怎么办都不知道,每天都要去,给他们弄好菜,他们不要雇保姆,不要到养老院去,也不要住孩子家。他们的钱很多很多,百八十万存着,但是有什么用啊,连手纸都不如。所以做人,对钱不要看得太重,钱够了就行。
  父母身体不好,我的先生这几年的健康也出了状况。去年11月16日,他的肚子疼得受不了,去急诊,结果是腹膜炎,马上就要给他动手术,住到重症病房。医生说,把美国的儿子叫来,真的很危险。人生当中你不知道的事情是很多的,说得难听点,要是他去年就走了,六十岁不到的年纪,人生就终止了。以前我要唠叨他,现在我不会唠叨了,何苦这样啊,人的一生多少短啊!当时他做了手术住院,我晚上回家,以前他都要开电视的,一天到晚开着,我那天回家,一片肃静,一点声音都没有,楼上楼下就我一个人,越想越伤心,我就哭了,觉得就我一个人了。人生中真的很多事你想不到。我高中要好的同学里,两个人的老公已经去世,也都六十岁左右,所以说活着怨这个怨那个,怨什么呢,就尽情的享受吧,现在的生活这么好,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老了就一个身体好才是最重要的。

  十、回访后的失落
  现在很多知青都喜欢搞回访,说回去看看,但是我觉得没意思。刚回宁波的时候,我回去过一次。那时我还在读大学,带着我的外甥女儿。走到慈城,半路上就听人说教育户家的奶奶已经死了,那家人也没和我说,当时我听了之后很难过。到了那边,那个阿姨对我还可以,中午也在他家里吃饭。在村子里转转,发现以前高中毕业的,跟我同龄的人,已经结婚有孩子了。有一个跟我关系蛮好的女孩子,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人很聪明,活干得也很好,结果去世了。原来是去割草,有一根高压电线掉在地上,她喊着触电了,然后就倒下了。等到别人过来,已经死了。20出头的人,太可怜了。当时她的爸爸把她许配给一个地主家的儿子,本来已经说好要结婚,这下只能把妹妹许配给他。我去的时候,他们的小孩子已经出生了。与人聊起来,人家告诉我,某某某嫁到那边去了,某某某嫁到这边去了,总之能和我聊得来的都没了,所以我就再也不想去了。
  2009年,我跟我爸说想去看一下我的小楼。于是,那天我爸妈和我儿子陪我一起到了慈城,从车上下来,沿着大路走,走着走着就发现没田了,都在盖厂房了,我一路问过去,到了之后发现村子变的更小了。小楼被改造了,门窗都经过了加工,小工厂在旁边哇哇的响。我爸爸偶然去一个小店铺,我发现我的师傅在这个小店铺里。他老了,前几年中了风,拄着拐杖带我们去他家中。他们的儿女都嫁出去了,阿姨看到我也比较客气。那时候刚刚过年,家里还有好吃的,阿姨招待了我们。她告诉我三个女儿现在都在哪里。这次回来后,我就觉得回访什么的还是不要去了,因为以前很多美好的东西都被破坏掉了。
  后来我就再也没回去过,有一年我去爬山,遇到个慈城的驴友,聊起来得到我师傅已经去世的消息,很不是滋味。所以我现在也不会刻意地去找以前下乡的伙伴,他们过得好我也开心,但这基本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可以想象,他们至少比起我是不太好的。我是比较幸运的,包括我的大学和我的高中同学,他们的日子是不一样的,有很明显的差别。大学的同学,各个都是好日子,这是知识层次决定的。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过得开开心心就好,人生就是这么一个样子。

  十一、渐行渐远的知青岁月
  对我来说,有了这段经历,生活中的任何一点苦都不怕了。我的幸福感也因此变得很高,因为最苦的已经受过了。虽然我才去了三年,但那三年真的是刻骨铭心的,刚上来的那几年,经常会在梦中醒来的,全是在农村的梦。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好像也慢慢的淡漠了,也不想和人谈那段经历了,因为已经没人想听了。
  而对于这场运动,我认为知青运动真的是一种运动,无法辨别好坏。虽然我去了没几年,去的时候都是喊着口号去的,因为大多数人可以说不是自愿去的,轮到你了,你就不得不去。可以说绝大多数,90%以上都是这样的。但有些事情,真的不好说好还是坏。因为我还是比较幸运的,今天还有机会能说这样的话。
  像我们这样的,算是混得比较好的,会自己写回忆录之类,那默默无闻的人呢?那是大多数啊,谁去问他们呢,问也问不到。前几天我带爸爸到一个露天的地方理发,那个理发的老头60多岁了,我跟他聊天,发现也是知青,以前是温岭兵团的。看着他的样子,六十多岁了,还要给人理发,可以想象他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而我以前学校里的处长,正、副两个都是大学生,以前是黑龙江兵团的。副处长有一次跟我说,她碰到一个在学校宿管处管理学生宿舍的知青,说她是嫁给黑龙江当地农民的,人家大批回来,她根本回不来,因为她是农村户口了,到现在连退休的劳保都没有,现在那么大年纪了还来管宿舍。所以,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现在,我的孩子不会在乎我的经历,年轻人不爱听这个,我的外甥女也是,不喜欢听以前的事情。

  十二、分享给年轻人的人生经验
  我一直认为,你们这一代人,应该都比我们聪明。你们看到的东西都比我们多,人也应该比我们能干。你们现在是活在这个好年代了,所以,首先,你们要尽情地享受,不是说光是享受玩乐,而是享受人生该享受的事情,比如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有自己的爱好,这都是我们以前得不到的,其次要有自己学习的目标,要有一种追求。
  为什么我要这么说呢?在我这一代,没享受过。那个时候,我不打扮,以前打扮就是资产阶级的思想,一直到分配工作进入工厂也是如此。我的同学有一次穿了一件毛衣外罩,书记都要在大会上批评,某某某穿了这么一件衣服来上班,这是资产阶级思想。所以那个年代,我小时候穿的是哥哥穿下来的衣服和鞋子,到了夏天不穿短袖的,长袖捂着,所以一直没有女孩子的味道,就像我老公说的,你不像个女人,不会哭,不会撒娇。以前我也很讨厌那些撒娇的女人,现在慢慢地,我的思想在变化,人要与时俱进,随着时代的变,你自己要变。以前人家都说我,你这么节约,衣服都不买,我根本没想过要打扮自己。我现在退休了,有钱也有时间,为什么不打扮打扮呢?人人都喜欢好看的人,人家一看,这个人很漂亮,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所以我的意思是,人活在这个世上,真的要尽情地享受生活,时间是过得很快的,过了这个时间就不会再回来了。人呢,什么年纪做什么事情。我从小喜欢看书,想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喜欢音乐,想唱歌,但是又不知道什么地方去学,所以唱出来的歌还是不准的,大学毕业的时候,想学小提琴,借来一把去学,邻居都听得烦死了,最后也没学成。大学毕业后又学这个,又学那个,其实到头来什么都没学成。英语从小学开始学起来,到现在,也只懂几个单词。所以一个人一定要有自己喜欢的东西,我说的尽情地享受就是这样,同时也要有个目标,人总要有一个自己想要达到的地方,不然老了的时候,回过头来想想你的前面,都弄了些什么东西,自己走过来最好有自己留下来的东西。包括我从自己记日记的回过头来看看,一定要有东西记下来。
  其次,一定要快乐,每天要开心,这也是最要紧的。人要是快乐开心了,每天也能学得好,享受的好,不然的话你也是空谈。服侍阿尔兹海默症的病人,60%都要抑郁的,我现在就在努力调整心态,在老年大学学钢琴。说起钢琴的事,也很有趣。退休之前,我根本没想过学钢琴。有一年,我到新华书店买了本书,开始自学起钢琴,发现居然能弹了,自己都不相信,所以我也悟出一个道理,就是有的事情,你自己想着不能的事情,你去试了以后,也许能成。我经常弹一曲录下来给儿子听,把谱子发过去,他的耳朵很灵,一听,说妈妈你这个音错了,那个音错了,然后帮我纠正过来。第二年我就去上老年大学了,因为学过一年了,起点就比别人高一点,学到现在,我在班上是第一名。当然我学琴,既不是为了这个,又不是为了那个,就是为了自己开心,所以我烦的时候就自己弹弹曲子,然后我还上了白鹰老师的音乐欣赏班,他这几天教我们唱歌,总之在家里每天忙忙碌碌,根本没有休息的时间,也没时间胡思乱想,每天都很开心。
  最后,我认为一定要有责任感。现在虽然我家里事情多,但走一步看一步吧,尽力了就行,有时候想想同学们去这边玩去那边玩挺羡慕,但有时候想想也不过如此,照顾丈夫是我的责任,服侍父母是我的责任,我要把他们负责好。我的同学有时候也说,你怎么就碰到那么多事情呢,没办法啊,所以年轻人,遇到事情了,不要想着埋怨,而是要去想怎么解决它,问题来了你就不能退,不能逃,事情来了,真的没人能帮你解决,你就只能自己去解决它,但都会过去的。虽然我现在碰到了,但是十年之后,还是会像讲当年知青故事一样口述现在的事,这就是活在世上的人生。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收起 理由
大乌珠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